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90章 为天地立心30
  这一天过得极其漫长,却又好像十分短暂。

  陆思意和祁昀没用多久便返回了缓冲区边缘,那时,日头已经开始西斜了。

  缓冲区边缘一改平日里灰败的景象,无论是地上还是天边,此刻都像是染了鲜血的红。

  ——地上确实是鲜血,可天上却是夕阳西下时的万丈红云。

  就像是一副扭曲着的破败风景画。

  陆思意和祁昀未在缓冲区边缘多做停留,只用灵力感受了一下战斗情况,发现大家还都能撑住,便快速御剑,飞入了缓冲区。

  ——杀掉厉衡,才是现如今最要紧的事情。

  厉衡一死,那两具尸体没了驾驭者,就相当于提线木偶没有了操纵人,行动力和战斗力大大减弱,他们用火烧掉就好。

  孟时和傅明安依旧在和那具巨大的尸体缠斗,他俩即便再怎么不相信王八蛋的话,身上也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

  而在他们旁边、与他们一同牵制住尸体的其他武士则更狼狈一些,有的连刀刃都卷了,有的捂着腹部吐了血。

  邹喻之前引过来的老虎和野猪的情况更加不好,有几只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而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小股小股的武士互相争斗着。

  ——那是精玄宗与其他门派之间的争夺。

  其实,距离尸王爬出深渊才仅仅过了一个多时辰,但缓冲区边缘已是尸横遍野、惨叫连连。

  尽管祁昀心里知道,小羽并不是一个时时刻刻需要被人保护的小团子,但在飞过这些血光肃杀的场面时,他还是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眼睛。

  陆思意也没动,和祁昀飞速进入了缓冲区。

  缓冲区内草木不生,无法藏人。

  他们顺着高高低低的丘陵寻找,很快便在一处山谷中看见了厉衡。

  ——他确实长身玉立,气质非凡。

  然而,内心阴暗的人,无论外表再怎么翩翩如玉,也掩盖不住周身透露出的疯狂,以及对于欲念的渴望。

  厉衡盘腿坐于山谷之内,身边还围了一大圈人,全都是他的亲信随从。

  陆思意眯起眼睛,悄悄释放出了一点灵力,前去探路。

  陈嫂曾经说过,厉衡是施用幻术和秘术的天才,对于传统武学和文学也有所涉及。

  只不过,他后来随着厉行一起研读那些被封存起来的阴邪幻术,大概是为了方便施展,他就放弃了对于传统武学的修炼,变成了现在这种瘦削外表。

  而在所有武学分支中,内功灵力是厉衡的短板——

  他的识海非常狭窄。

  于是,也不知是由于自负傲慢,还是自卑怕受伤,厉衡就真的、没有过多了解过与灵力相关的内容。

  陆思意背在身后的双手微动,将自己的灵力收了回来。

  没有人发现。

  ——如他所料,厉衡身旁跟随着亲信不足为惧,祁昀动动手指就能解决。

  而厉衡本人……陆思意皱眉看着他。

  他的身体比外表显现出来的还要羸弱,若非是与那两具尸体建立了契约关系,他现在应该连床都下不了。

  陆思意眨了眨眼睛,心下了然。

  这应该是陈小妹的功劳。

  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厉衡与那两具尸体其实是一体的。

  厉衡死了,尸体的攻击力会大大降低;而尸体一旦被销毁,厉衡也同样活不了多久。

  陆思意快速将这些消息在脑子里告诉了祁昀。

  祁昀终于微眯双眼,看向了厉衡。

  而厉衡也在同一刻,看向了他们——

  厉衡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嘴角甚至还含了一丝笑:“祁宗主,季公子,只有你们二位到了吗?”

  祁昀的嘴角勾了一下。

  ——那代表着,对付你,只有我俩就够了。

  他并不想和厉衡废话,所以连声音都没出,直直地朝着厉衡掠去。

  厉衡手指翻动,迅速捏出一个诀。

  然而,术法朝着祁昀抛出后,却意外地落了空,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厉衡表情微怔,愣了一瞬以后,他迅速反应了过来——

  传闻,季羽这厮对内功灵力极感兴趣!

  陆思意挑了下眉毛。

  确实是他做的。

  在过来的路上,他再次争分夺秒,给祁昀传了一些灵力,将他识海内的灵力恢复到了八成左右。

  不仅如此,他还用自己的灵力做了个罩子,罩在祁昀周身,将他完完全全地保护了起来。

  那灵力罩与陆思意自己的识海相连,让他能够随时给祁昀传灵力,完全不用担心灵力不够这种问题。

  ——也就是像陆思意这样灵力多到用不完的,才敢这么“浪费”。

  寻常武士连想都不用想,他们根本就做不到。

  甚至,即便是空天门的那一群人,都只能让灵力凝成护心镜大小,护住前胸后背等要害之处。

  没有人知道陆思意能够做到这一点。

  没有人见识过这一点。

  厉衡也绝对是想不到的。

  然而,不知是由于惯常的自负,还是这件事情的冲击太大,他根本就转不过弯来——厉衡又捏了一个诀,再次抛出来。

  这是个双诀,一条快速朝着祁昀飞去,而另一条,则朝着陆思意飞来。

  然后,毫无例外地,又全部被挡住了。

  陆思意:“……”

  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你根本就不知道灵力能够做多少事情。

  厉衡脸上那抹云淡风轻的神色终于不见了。他皱着眉头吹了口哨,身边的亲信快速移动,将他围在了中央。

  ——他们布了一个阵。

  那个阵法看起来还挺花哨的,陆思意连见都没见过。

  但祁昀依旧不会管这些。

  无论是什么样子的阵,都是用来破的。

  如果不能以技巧来破阵,就用蛮力强行破开。

  ——他在深渊中见过太多阵法了,那些阵法几乎全部是为了封印怪物而成,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比厉衡这个厉害太多。

  祁昀朝着厉衡飞掠过去。

  其实,在厉衡捏完两个诀、浪费了许多时间之后,他就已经离他很近了。而现在,阵法刚刚成型,祁昀就到达了这个防御阵的边缘。

  他快速伸手,连剑都没有拔-出来,直接放倒了离他最近的两个人。

  而后,刀光剑影,黑衣黑袍的精玄宗门徒无处躲避。

  等厉衡发现有一把匕首精准地插-入了自己胸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震惊到无以复加。

  太快了。

  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他伸出双手,死死地握住了那把匕首。

  祁昀静静地看着他,似乎终于回忆起了自己当时在湖边,被厉衡几近放干了血的痛苦。

  他脸上的表情不变,手下微微转了一个角度,锋利的匕首拧过了胸腔。

  鲜血从厉衡的嘴里溢了出来。

  厉衡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飞速伸手,徒劳地抓住了插-进自己胸口的那把匕首,似乎是想要将它拔-出来。

  厉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匕首丝毫未动,但他好像终于能够从嘴里挤出几个音节。

  “祁昀。”厉衡笑道,“你会后悔的。”

  但祁昀不会后悔的。

  他只是遗憾,手染无数鲜血的人,这样的死相似乎是有些便宜他了。

  厉衡的目光逐渐放空,而后,抓着匕首的双手终于垂了下去。

  祁昀等人死透了,才将刀子从软趴趴的尸体上拔了出来。

  他周身还被另一个人的灵力包裹着,这几乎让他闻不到厉衡的尸体上散发出来的血腥气。

  他所呼吸到的,是清新温暖的果木香。

  ——小羽也可以看到这边发生的一切。

  而现在,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他俩可以去解决那两具炼化的尸体了。

  这样想着,祁昀就转过了身。

  他朝着不远处的小团子笑了一下,一边往他那边赶,一边将手中的匕首插-入刀鞘。

  然而下一刻,祁昀突然觉得胸口一痛。

  陆思意前一刻才捕捉到身后的破风声,下一刻,便感觉脑海中传来剧痛。

  连带着的,还有心口处空了一块的无力和无助。

  陆思意紧皱着眉头,几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是他的识海受到了攻击!

  ——准确地说,是他放出在外的灵力,受到了攻击。

  他快速看向祁昀那边。

  看到的景象令他全身的血液都静止了。

  那个身材矮小、但移动速度极快的尸体,此刻伸着一条胳膊,穿透了祁昀的胸口。

  陆思意脑子里“嗡”了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手中凝聚出大股灵力,直直地朝着怪物打过去!

  怪物被打了一个趔趄,行动力变得迟缓。

  它的手掌从祁昀的胸口处收了回来,而后,又慢慢转向了陆思意。

  ——它已经没有面皮了,五官是黑乎乎的血洞。身上的皮肤大面积溃烂,有几处深可见骨。

  刚刚,陆思意打过去的那一股灵力,直接将它的所有肋骨都打断了,它胸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而胸部正中央被打了对穿,空洞洞的,从里面渗出的深色液体覆盖不住那个丑陋的洞。

  洞在扩大。

  谁能知道,厉衡说的“你会后悔”,是指这个。

  谁能想到,厉衡在尸体上施用的秘术,还有这么一招。

  ——空天门的古书中记载,有一种秘术与契约相连。可以使契约仆人在主人被杀后,立刻赶至主人身边,杀掉那个杀害主人的“凶手”。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

  陆思意没有心力去管什么狗屁契约。他飞速朝祁昀跑过去,而祁昀倒在地上,了无生机。

  不行。

  不可以!!!

  陆思意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涌,内心被巨大的惊慌和无措占据。

  他再次朝着那个怪物打出了一大股灵力,将它打至几丈之外,之后迅速扑到祁昀身边,抓起他,朝着山顶掠去。

  他一定可以的。

  他一定可以的。

  他的灵力可以疗伤的。

  识海中的灵力源源不断汇入了祁昀的身体,陆思意一边传一边低头去看——可他看不清,他看不清祁昀的伤情。

  眼睛弥漫上了雾气,眼眶酸得生疼。

  他的手在抖。

  他的全身都在抖。

  只有祁昀微弱的脉搏给了他一点安慰。

  他不用眼睛看了,他用灵力去探,这次终于看清楚了——

  他的灵力涌进了祁昀的身体,可祁昀的血却从胸口涌了出来。

  一进一出,灵力好像只够对于鲜血的补充。

  陆思意身上的衣服被染了个通透。

  身后又传来了刀剑相碰的声音,可陆思意听得并不真切。

  他现在满心满眼只有祁昀,他毫无节制、毫无章法地,将自己的灵力传给祁昀。

  可以的,他一定可以的。

  祁昀还有脉搏。

  他一定可以救活他。

  陆思意的脑子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只要他足够快。

  只要他让渡灵力的速度快过祁昀鲜血流失的速度,祁昀就可以重新醒过来。

  陆思意不管不顾。

  手中的灵力如同滔滔不绝的江水,全部流入了祁昀的身体。

  直到识海见底。

  ——他将自己全部的灵力,都给了祁昀。

  胸口的那一处伤终于止住了血,但却并没有愈合。

  还是不够。

  陆思意挤了一下被汗水和泪水浸透的眼睛,依旧以识海调动全身,只不过这次,他是用自己的骨血。

  灵力就好像真的连绵不绝,无穷无尽。

  又不知过了多久,陆思意终于感到那一处伤口重新长出了血肉。

  陆思意昏了过去。

  *

  ——印象里的碎片并没有很多,陆思意只能抓住一个。

  他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浸泡在一种液体中,那液体浸透着丝丝凉意,令他很是不安。

  液体无色无味,但却总是让他想到血。

  似乎只有在这种液体里泡着,他才能活下去。

  血?

  他心里惊慌,想快速醒过来,便无助地撞击着困住自己的那个透明物什。

  但是,他没有感觉。

  他无法醒过来。

  他漂浮于液体之中,却又不得章法,感觉自己像是海面上随浪花翻滚的小鱼,又好像江中顺着波涛漂流的细薄树叶。

  他很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他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

  这里的一切,都是一成不变的。

  从他有记忆起,这里就是这个样子,而他就在这里。

  所以,之后,永远,他也都会在这里。

  于是他透过那个透明的阻隔,看向外面。

  时常会有人过来——陆思意就暂时管他们叫做“人”,因为在这里,维持人形是最方便做事的。

  那些“人”会观察他,有时候也会动一动他,或者是,让他周围的液体发生一些变化。

  那种感觉不太好受,他会尽可能地躲,但也并没有什么用。

  然后,他看到“人”在纸上记录。

  他们的口中念念有词,说什么“精神力”、“精神体”、“实验体”、“641号”。

  陆思意起初也并不能听懂,但后来,他好像渐渐明白了。

  他就是那个“641号”。

  641号。

  ——这可真是一个,太过奇怪的梦了……

  头痛欲裂。

  印象中的碎片突然多了起来,陆思意又抓住一个。

  这次,他周身的水不再是冷的了。

  正确地说,他周身好像没有水了。

  ——但周围又很温热,很柔软,就像是泡在了浴缸里。

  他很安心。

  这个碎片很小,小到只有这么一些内容。

  陆思意失望地将它拿开,又赶在所有碎片消失前,再次抓住了一个。

  可是这一次,他又害怕了。无助的感觉比第一次更甚。

  他周围没有水了,一切既干燥又冷硬。

  他跪于一片荒原之上,面前是一个了无生气的人。

  他全身的血液都静止了,心里空茫一片,而后,他拼命将自己的精神力传给他——

  他想要救他。

  他一定得救他。

  他不能没有他。

  精神力传了,他甚至想连精神体都给他——不是都说,他很厉害的吗?那他为什么不能救他?!

  他抓着那个人的手,撕心裂肺,歇斯底里。

  准确地说,他抓着的,是一只巨型猫科动物的、前爪。

  陆思意猛地醒了过来。

  他心跳如鼓,大口呼气。

  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噩梦,他睡不过去,又醒不过来,痛苦又无助。

  痛苦中还夹杂了一丝难过,而后,难过包裹住了痛苦和无助。

  ——他想把自己整个人都掀了。

  他手指紧紧抓着被单,目光所及之处是无限宗的屋顶。

  ——他现在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一如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来到无限宗时一样。

  陆思意的手指无意识地动了动,触到了一个人的手臂。

  他快速扭头看过去——

  是祁昀。

  陆思意一骨碌翻了起来,跪坐在祁昀旁边,注视着他的脸,又疯了一样地去捏他的手腕、感受他的脉搏。

  还好,还好。

  是人的手,不是老虎爪子。

  脉搏也是平稳的,一下一下,平和而有力。

  呼吸……也是稳的,均匀绵长。

  祁昀在睡觉。

  或者是说,还没醒。

  陆思意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放松下了心神,他才终于感觉到了一阵头重脚轻。

  眼前冒着金星,耳中有些许嗡鸣,连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

  之后,豆大的汗珠滴落在身下的席子上。

  陆思意牵着自己仅剩不多的理智,往床里面挪了两寸,防止那些汗珠滴在祁昀身上。

  下一秒,他的嘴里被塞了一块甜甜的东西。

  陆思意含了一会儿,终于感觉自己回了神。

  之后,他看清楚了来人。

  嗯,范章。

  范章心有余悸地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我的老天爷,你干嘛啊?”

  范章依旧盯着他,嘴里念叨:“刚一醒,就想……下床?”

  陆思意:“……”

  *

  两天前,范章和邹喻赶到缓冲区时,发现众人已经在两个怪物身上点了火。

  ——那个可以瞬移的怪物在无限宗消失后,他们就立刻想到,它可能是又回到了缓冲区。

  于是他们立刻与孟时联系,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留下颜攸在无限宗看家,范章和邹喻立刻赶了过去。

  赶过去之后也真真是发挥了作用,他们在山顶找到了已经昏过去的祁昀和陆思意。

  根据范章绘声绘色的描述来看,当时,他和祁昀的样子真的很吓人。

  而据后来傅明安给陆思意的说法来看,当时,陆思意掠上山顶后,那怪物就跟在他后面,只不过行动力减缓了很多,被孟时和傅明安给拦了下来……

  现如今,局势已定。

  精玄宗覆灭,大家在烧死怪物后,于宗内找到了厉行。

  只不过当时,厉行知道死局难改,已经自尽了。

  武林中最不安分的宗门消失,风云变幻后终于重回安定。

  武林盟邀请祁昀掌舵,但祁昀婉拒了。

  他只和武林盟要求了一件事情——

  从今以后,天下武学不再仅仅为宗门和门派所有,百姓如果想了解,想学,也无需加入门派,由武林盟统筹,相应的门派无条件向其提供指导。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武学不再是各大世家、各个武侠后人的专长,天下人人皆可从文,也皆可习武。

  无限宗还是维持了六个人的编制,没有增加新的人员——

  孟时想通了一点事情,安定之后就创办了一个叫做“广云宗”的宗门。这个宗门比无限宗还要奇怪,它连具体的地址都没有,也不似一般宗门门派一样以师徒、师兄弟相称。

  孟时好像只是把天下云游散士聚集在了一起,给大家统一起了个名字。

  而广云宗聚集起天下游侠后,各路有识之士便开始互相交流学习,时常联系。

  直到很多年后,孟时有一次回无限宗,与大家闲聊时,才终于说起了自己创办广云宗的初衷:

  “天下游侠,有些悟性极高,有些却不得章法。我将大家聚集起来,那么所有人的功夫都可更进一步。”

  陈嫂留在了无限宗,却不让祁昀加自己的名字,无论是以“李如莲”的身份,还是“厉汝南”的身份。

  她做了一个编外人员,除了重新打开识海修习内功灵力外,每日的剩余事宜就是养娃。

  等那个精力无限的小皮崽子终于长大了一些,她便将他丢给了陆思意和祁昀,自己又换了个名字,跑去广云宗,想要完成年少时与母亲的共同愿望——

  看遍天下山川江河。

  有那么几年,武林中的新兴门派如同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陆思意和祁昀知道,那是因为前些年对于百姓们的指导,让他们懂得了一些武学的基础和技巧。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www.477zw.com/ www.477zw.com

  然而,无论天下再怎么风云变幻,都没有再出现一个像是精玄宗一样的魔教邪宗。

  ——大家互相牵制,又在制约中取得了平衡。

  直到又过了很多年,祁昀卸任了无限宗宗主之位,将它给了一位陈姓大侠。

  之后,他与季羽一年才回无限宗一次。

  当时季羽随祁昀一起离开无限宗,还发生了一件有趣之事——

  空天门以为自己终于有了机会,再次邀请季羽做门主,据说季羽头都大了,答应给空天门写书,才将这事儿顺了过去。

  而彼时,无限宗的所有人均已出世。

  颜大侠收了很多学生,满身医术得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学习,救治了天下不少疑难杂症。

  范大侠也收了很多学生,只不过他的学生中很大一部分是酒馆大厨和乡间农妇,范大侠挺高兴的,因为他终于不用再亲自做饭了。

  傅大侠没收什么学生,据说他去了应文宗,因为现在,应文宗里人人都会用毛笔打架。

  而无限宗里最小的那个门徒,邹大侠,他到后来就失踪了,但是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处山林附近的村户听闻附近又有鸟兽成精,好像是在互相交谈……

  “祁昀是从深渊里爬出来的”这件事情无人再提,好像人人都对此有了默契。在他们的记忆里,祁大侠一身绝学无人能敌,所学所获皆是由于刻苦修炼,吃了常人所不能吃之苦,才得了常人所不能得之能。

  ——大家不知道,灵力真的可以做很多事情。

  而后来,陆思意也曾经问过祁昀:“你……到底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有没有什么好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当时,祁昀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一下。

  祁昀说:“我所有想要记住的记忆,都和你有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