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86章 为天地立心26
  “我劝你认清楚形势。”孟时看着嘴里被塞了臭袜子的王八蛋,面色和善道,“你仔细听一下,精玄宗那边是不是已经打起来了。”

  王八蛋仔细听了一下,表情突然开始崩溃,嘴里呜呜嗯嗯的。

  孟时:“安静,安静。”

  “别这么大声叫唤啦,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www.477zw.com/ www.477zw.com

  脑海中被实时转播声音的陆思意:“……”

  那王八蛋又突然没声了。

  大概是所谓的叫破喉咙太过吓人。

  然而,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声音。

  陆思意:“……?”

  他看了一眼祁昀,祁昀也表示没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邹喻首先撑不住了。

  邹喻问:“时哥,怎么没声了?”

  孟时:“……他哭了。”

  陆思意:“……”

  邹喻:“……”

  傅明安:“……”

  祁昀抿了下嘴角,用十分和善的表情,在脑子里说着最不和善的话:“哭就哭了,耽误你问话吗?”

  孟时:“哈,还是你懂我。”

  下一秒,孟时将自己的袜子从王八蛋嘴里拽了出来。

  如预想中的,王八蛋没敢出声大喊。

  孟时满意地将袜子随手塞在了一个小树洞里,好言好语道:“我的兄弟们一个比一个凶,你看,我刚才还让你哭一哭,他们可是连哭都不让哭的。”

  “所以呀,别挣扎了,你就好好跟我说了吧。”

  陆思意:“……?”

  我听你瞎说。

  孟时确实、完完全全、是在瞎说。

  原因有二。

  一是刚才那个王八蛋哭了之后,孟时停顿的好长一段时间,其实只是想向他证明:你看,我和我的好兄弟们连麦了哦,我还让你哭一哭,他们可都是不会给你机会哭的。

  所以啊,我劝你还是乖乖说了吧,不然你到了我兄弟那里,可比现在惨多了。

  二来就是,孟时在好言好语地说出这番话之前,其实已经恐吓那个王八蛋半天了。

  先礼后兵在孟大侠这里从不存在,孟大侠向来是先兵后礼的。

  等把人吓唬得差不多了,再开始面善。

  因为孟时知道,只要一和善,人必然要崩。

  ——大概就是所谓,知道了自己此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陆思意又等了一会儿,脑子里终于开始出现那王八蛋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说,我说!我、我叫厉飞,是跟着衡哥的。”

  “我、我们确实杀了点乞丐,但那些乞丐都走得挺安详的!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杀的那些,都是一刀毙命!”

  陆思意:“……”

  一刀毙命,还能安详?

  而孟时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里,他问的是:“刀?什么刀?”

  孟时真的十分记仇:“是祁昀的那把刀吗?”

  厉飞的眼中再次浮现出了浓浓的恐惧:“我错了,我错了!您、您是无限宗的大侠吗?我、我只是,只是帮祁宗主保管这把刀!您看,我我一直都带在身上的,保护得好——”

  “油嘴滑舌。”孟时打断了他的话,声线很平,但几乎能把人给冻住。

  以祁昀对于孟时的了解,他感觉孟时此刻正在用自己的那把匕首吓唬王八蛋。

  又过了片刻,孟时才道:“继续。”

  厉飞的声音像是要被吓尿了,他结结巴巴地说:“继、继续,哦哦,对对,好,继续。”

  “杀,杀了那些乞丐之后,衡哥就,就用他们来炼-尸。”

  “尸体现在在哪?”孟时问他。

  “在在在,深渊。”厉飞道。

  “为什么放在深渊?”

  “因为衡,衡哥说,深渊里能让尸体更,更厉害。”

  “怎么放进去的?”

  “就,就扔进去的。”

  “怎么扔的?”孟时眯起了眼睛。

  “就、就,就像……”陆思意听到王八蛋突然呜咽了一声,好像是要说出他最害怕说出来的话——

  “就像……当初扔祁宗主那样!”

  “很好。”孟时冷着声音道,“之后如果有人再问你,也要怎么说。”

  “继续。”

  “好,好,继续……继续……”

  “那,那个,大侠……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孟时勉为其难:“尸体最后会一起出来吗?”

  “不会,不会,”王八蛋道,“衡哥说,说,只会出来一到两个。”

  “怎么出来?”

  “不、不知道,衡哥就说,会出来。”

  “我真的不知道!大侠!”王八蛋惊叫了起来,“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我还没割。”孟时道。

  那王八蛋又没声了。

  过了一会儿,孟时又问:“什么时候出来?”

  “快,快,快了……”王八蛋的声音抖着,越说越小,“您、您抓我来之前,衡哥还说,说尸体有动静了。”

  陆思意瞳孔微缩,看向祁昀。

  祁昀点了下头。

  是的,他们猜得没错。

  尸体确实就是在那两只小麻雀急转弯之前不久,开始有动静的。

  所以,这也就侧面证明,尸王已经基本炼成,快要出来了。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477zw.com

  那边王八蛋还在和孟时说着些什么,陆思意静静听着。

  孟时一边引他说一些事情,一边又用已经知道的事实来印证他有没有撒谎。

  毫无例外,事实全部被印证了——王八蛋不敢撒谎。

  祁昀突然捏了一下陆思意的手指。

  陆思意转过头去,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后背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微微蹙眉,额间冒出了细小的虚汗。

  陆思意猛地皱了眉——

  祁昀在通灵!

  可是,常规的通灵需要一个独立的环境,除了通灵者与魂魄之外,其他人不得入内。

  所以,祁昀不是在与乞丐们的魂魄通灵,也没有在联系陈小妹,他是……

  在联系鬼煞!

  陆思意握着祁昀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之后,试探性地给他传过去了一小缕灵力。

  祁昀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些。

  ……看来是了。

  陆思意紧紧抿着唇角,继续给祁昀传灵力。

  同时,他还听孟时和那个王八蛋继续说着:

  “尸王爬出来之后想干什么?”

  “助、助我精玄宗,称霸,江湖。”

  “如何称霸?”

  “杀、杀光不听话的,留下听话的。”

  “具体呢?”

  “我、我真的不知道——”王八蛋声音发颤,似乎又要哭了,“衡哥、衡哥不会跟我说的,我只是个没出息的跟班,您,您看,祁宗主的刀他都让我留了,就是因为我没用,这刀还能在关键时刻护护护着我点。”

  孟时:“……”

  陆思意:“……”

  傅明安、邹喻:“……”

  王八蛋惨叫道:“大大大大侠,您别生气。”

  又过了好一会儿,孟时才继续问话:“尸王的实力能到何种程度?”

  不知道孟时刚才又干了点什么,王八蛋这次说话的声音都哑了:“据,据衡哥预测,世上无人能拦。”

  又一个猜测被证实了。

  陆思意蹙眉,闭了下眼睛,一心三用。

  他手里紧紧抓着祁昀的手,给他传过去丝丝缕缕的灵力,脑子里继续听着孟时那边的声音,同时,还分出了一小部分精力来,联系了范章。

  他和范章简单说明了这边的情况,范章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老范联系了之前决意要帮无限宗的几个宗门门派,找出里面所有能打的,让他们全部过来支援了。

  而这边,孟时继续问道:“厉衡不怕自己控制不住尸王吗?”

  “不会,”厉飞说,“衡哥说,说,他有契约。”

  “契约?”

  “契约就是,让,让衡哥和尸王之间,有联系,尸王完全听令于他。建立契约后,衡哥和尸王身上,都会有印记。”

  “什么样的印记?”

  王八蛋突然又不吭声了。

  陆思意微微皱了眉毛。

  然后他听孟时不耐道:“说话。”

  “别别别——”王八蛋开始惊叫。

  “你老实说了,我就不割你肉。”

  “您、您这么说的。”

  “讨价还价不行。”孟时的声音冷了下来。

  “啊——我说,我说!”王八蛋叫道,之后快速说着,“成功的话,应该是一颗朱砂痣,不、不成功的话,是一道疤。”

  “疤?”孟时眯眼。

  陆思意也顿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厉衡的手背上有一道疤,陈嫂之前也说过,但她以为,那就是订立契约时留下的,却不知道那是因为契约没有生效、失败之后的产物。

  王八蛋道:“是,是的,衡哥手上有一道疤。”

  “就是当初和祁、祁宗主订契约时留、留下的。”

  陆思意握着祁昀那只手的力道陡然增大!

  与此同时,祁昀睁开了眼睛。

  ——他和鬼煞的通灵结束了。

  陆思意双手冰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祁昀,甚至忘记了帮他拂去额间冒出的薄汗。

  祁昀看向他,也不知听没听到刚才孟时和王八蛋的对话,这会儿竟然还冲他笑了笑。

  祁昀挑着眉毛:“怎么了这是?”

  祁昀实话实说:“我也是才知道厉衡竟然想和我订契约,真是痴人说梦。”

  陆思意的手被祁昀反握住了。

  他还在源源不断地给祁昀传灵力,似乎这是一件已经约定俗成的事情,只要祁昀不喊停,他就继续,也不管祁昀那边的灵力是否已经足够了。

  “宝贝。”祁昀低声道,“你又想撑死我吗?”

  手被祁昀晃了晃,陆思意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收了灵力,发现祁昀额角的汗已经不见了。

  也不知是被风吹干了,还是他刚刚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擦掉了。

  陆思意动了动嘴唇:“你……”

  祁昀身上有很多疤,一条盖着一条,一道覆着一道,全都是当时在深渊里留下的。

  又或者是,在被扔下深渊之前留下的。

  有一道疤贯穿了胸口,不长,但看起来就很深,形状可怕。

  陆思意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难以想象祁昀当时经历了什么。而祁昀那时告诉他说,这道疤他已经记不得是为什么留下的了。

  当时,陆思意摸着疤痕,问他:“疼吗?”

  看那样子,似乎是可以流很多血的伤口。

  祁昀只是笑了笑,说:“已经不疼了。”

  现在想想,那一道疤,很有可能就是当时厉衡以为的、可以要了祁昀命的伤口。

  然后,厉衡以为祁昀死了。

  所以,厉衡当时就已经存着想要和尸体订立契约的想法。

  只不过订立失败,当时的厉衡可能也并没有是因为想到祁昀未死,而是以为古往今来没人与尸体订契,所以他才败了。

  然后,他就将祁昀扔下了深渊。

  祁昀突然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紧接着,他无奈地笑了一下,看向他家小团子:“宝宝,你刚刚才给了我个礼物。”

  “结果它传给我的第一个感觉,不是开心,而是难过啊。”

  祁昀用手指划了划他的手背:“这可不好。”

  “没事的,”祁昀拉着陆思意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厉衡妄想和我定契约,简直是白日做梦。”

  手里的人没说话,祁昀感觉到自己胸口处被轻轻抚了抚。

  然后,他听到小团子又问他:“疼吗?”

  祁昀笑了一下,继续:“现在已经不疼了。”

  小团子眼睛都红了,还不忘斜倪他一眼,之后默默靠在树干上,好像又生气了。

  祁昀:“……”

  这个气生得有头有尾,理由充分。

  祁昀都不知道要怎么哄人了。

  顿了顿,祁昀无法,只能牵着人的手晃一晃。

  小团子就也牵着他的手晃晃。

  得到了回应,祁昀勾了一下嘴角。

  又过了不知多久,孟时基本上问完了所有问题,又在脑子里叫祁昀:“祁哥,你那边还有什么想要问的?”

  祁昀想了想,突然道:“问问他乞丐生魂的事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