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50章 漫画师和明星经纪20
  陆思意醒来的时候,周围黑漆漆的。

  他愣愣地在床上躺着,以为是自己喝到了假酒,喝瞎了。

  然而房间里好像又有很微弱的光,就透过一面墙……哦不是,透过一面拉起来的帘子,钻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陆思意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天还没亮。

  他眨眨眼睛,酝酿了一下,发现了自己醒来的原因——他想上厕所。

  于是他努力地从床上坐起来,借着窗帘外透进的一点微弱的光,将脚伸到床下,探了探,终于找到拖鞋,然后把脚塞了进去。

  下一步是下床、起身、去厕所……

  他晃了晃脑袋,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僵硬,后脑还有点痛。

  ——都怪那群人灌酒灌得太狠了!得找个时间、不,找个自己状态好的时候,把他们都给喝趴下!

  陆思意呲了呲牙,然后颤巍巍地起身,又晃晃悠悠走到卧室的门口,找到门把手,按下去、拉开门,去厕所。

  ——有人显然还没有完全醒酒,可他又完全不觉得自己没有醒酒。

  陆思意摸黑放完水,洗了手,又觉得口渴,于是他走到冰箱旁,拉开,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冰箱打开时的光照得他眼睛疼,这对于此时此刻拥有了夜视功能的他来说,简直是太刺眼了,于是他又立刻把门关上,冰箱门发出了沉闷的抗议声。

  陆思意不理它,自顾自将水拧开。

  冰凉的水流划过喉咙,干燥得快要着火的食道终于获得了暂时的降温。

  他又喝了一口,这次将一大口水含在了嘴里。过了一会儿后才大发慈悲地、将它们放进了胃里。

  ……奇怪,矿泉水怎么感觉甜甜的?

  他又抿了抿嘴巴。

  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嘴里太苦了吗?

  陆思意决定继续回床上睡觉了。

  他一边转身,一边将瓶盖拧回瓶口——他根本就不需要看着它们,因为瓶盖和瓶口本来就是天生一对,而自己,是撮合它们拧紧在一起的上帝之手。

  ——突然,上帝之手看到了不远处的客厅沙发上、好像有一个人影!

  他瞬间睁大了眼睛,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随后,那个人影起身了,还自顾自地发出了一声:“唐洵?”

  ——上帝之手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却感觉自己好像被钉在了地上,完全动不了了。

  他看着人影向他走过来,之后,一瞬间的——

  灯亮了。

  人影长得人高马大,陆思意连眼睛都不敢闭,就那样直直地盯着他,直到眼睛因为强光的刺激,变得酸涩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脸色惨白,他只感觉……这个人,好面熟。

  他认识他!

  心脏终于又砰砰砰地跳回了胸腔,之后,如同为这具躯体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被吓到的人终于想起了对方的名字——

  余近洋。

  余近洋……

  余近洋顿了顿,看着定在冰箱旁边的小笨蛋,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走过去。

  ——他就那样怔愣愣地站着,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他被自己给吓到了。

  唐洵的小手还紧紧地攥着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红茶,然而……他没有拿住瓶子中间,而是攥住了瓶身的上半部分。

  所以现在,那瓶冰红茶已经快掉了,他却浑然不知。

  余近洋站定在了房间顶灯的开关旁,有些担忧地看着距离他几米之外的人。

  直到两秒后,他看见这个人眨了眨受惊的小鹿般的眼睛,肩膀也微微松懈了下来,然后,慢慢地呼出一口气……

  余近洋顿了顿,确定他认出了自己,终于快步走了过去。

  ——刚才,唐洵连身体都僵硬了。

  自己真的不该吓到他的。

  唐洵完全不记得、甚至完全不知道他今晚留宿在了这里、睡在了客厅里。

  唐洵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刚关冰箱门的声音吵醒了他,于是,在他看到客厅这边有个人影的时候,会被本能地吓到一动不动,就如同身体开启了自我保护机制。

  他的酒好像也没有完全醒,眼睛看向他的时候,目光还有些迷茫。

  所以,如果,如果……余近洋默默地想,如果自己刚才、在开灯的下一秒,就不管不顾地向他走过去……

  他不敢想象唐洵会发生什么。

  他可能会被自己给吓晕。

  但好在,现在不会了。

  余近洋走到人跟前,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点点的人。

  ——他此刻正在快速地用手抚胸口,给自己顺气的同时,还在大喘气:“你吓死我了。”

  余近洋:“……”

  余近洋顿了顿,张开双臂,把人圈进了怀里。

  “不怕了,不怕了。”余近洋轻声安慰,“是我。”

  怀里的人好像有些微微发抖,余近洋听到了“咚”的一声,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那瓶冰红茶从他脚边滚了出来。

  余近洋:“……”

  他把人搂得更紧了一点,轻轻抚着对方的后背。

  唐洵的手无意识地放在了他的腰上,手心凉凉的。可能是刚刚摸过冰红茶,也有可能是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余近洋皱了皱眉毛,开始在心里骂自己。

  ——你是有毛病吗??为什么刚才要起来?为什么要吓到他?!

  你要是不起来,依旧在沙发上睡觉,他就不会被吓成这样了!

  余近洋你的脑子就是被驴给踢了吧!

  你看看他被吓的,全是因为你……

  “不怕了,”余近洋慌乱到口不择言,拍着陆思意的后背,“我在这呢,谁吓到你了,我给你打他。”

  陆思意:“……”

  陆思意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缓过来了。

  不仅缓过来了,好像还随着刚才的那一吓,酒也醒了……

  他微微抬头,看向余近洋的眼睛,手里的力道却不减,精准地拍在了男人的胸肌上,又说了一遍:“你吓死我了!”

  ——声音甚至带了一些、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娇嗔。

  余近洋的手好像僵了一瞬。

  “我错了。”陆思意听到余近洋和他道歉,“我不该吓到你的。”

  ——他的声音轻轻的,好像是生怕再次吓到他。然后,放在他后背上的手慢慢地挪开了,人似乎也要往后退一些,和他保持距离。

  陆思意:“……??”

  你后退干嘛?余近洋你在干嘛??

  下一秒,余近洋将手背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头还疼吗?嗓子难受不难受?别喝冰红茶了,我去给你倒一杯蜂蜜水吧。”

  陆思意:“……”

  原来不是要和我保持距离啊。

  陆思意顿了顿,感觉自己确实有点想喝蜂蜜水。可是,他又不想让这个人离开他,哪怕仅仅是走几步、去厨房里倒水,也不行。

  陆思意觉得自己的酒醒了,却又好像没醒。

  他微微蹙着眉,依旧伸着环在男人腰上的手,坚决不放他去倒水。

  “我冷。”他默默道。

  ——这话说得软声软气,却又带着最坚决的不容置疑。

  余近洋的心漏跳了一秒。

  就如同接到了命令,他立刻老老实实地抱住,重新将人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唐洵身上仅仅穿着单薄的睡衣,在已经入冬的天气里,即便屋内有暖气,也确实是有点薄了。

  余近洋:“……”

  余近洋服了自己。

  这个睡衣,这个睡衣,还是自己帮忙换的呢!

  他怎么就给忘了呢!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477zw.com

  于是,他又下意识地把人搂得更紧了一点,就好像一只要用自己的体温给人暖身体的大狗狗。

  然而,手里搂紧了,余近洋的心思却又飘远了……

  几个小时之前,他本来是想问候一下小笨蛋到没到家,微信发了很久,却没有见他回。于是他打了电话,然而电话接通后,他却听到了不属于唐洵的声音。

  对方和他介绍了自己。

  秦飞——余近洋知道这个名字,唐洵和他说起过。

  余近洋知道他是个小胖子,平时有些傻里傻气的,但人很细心,也认真努力。

  秦飞并不认识自己,一口一个“余老师”,大概是小笨蛋在手机上给他的备注是“余老师”。

  然后,他就得知,有个小笨蛋喝醉了。

  余近洋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呢?很担心,十分担心。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醉酒了,但没有办法,娱乐圈就是这样,到处都要喝酒。

  所以余近洋很担心。

  他是不是又吐了?会不会很难受?那个傻傻的小胖子能不能照顾好他?

  他告诉了秦飞唐洵家的具体地址,然后回忆了一下唐洵口中形容的秦飞,迅速拿起外套,下了楼。

  等他赶到小笨蛋家里的时候,刚好碰到准备要走的秦飞。

  ——他就知道,秦飞肯定照顾不好他!

  余近洋当时往屋里看了看,发现秦飞只是把他搁在了沙发上,又在他身上盖了一个薄毯。

  秦飞看到他也很是惊讶,但大概猜出了他是谁,和他晕晕乎乎地寒暄了两句,确定他和自己的老大很熟,便和他说了老大喝醉之后的情况,然后,他就放心地走了。

  放心地、走了!

  ——当时的余爪爪觉得,秦飞真的很不靠谱!

  但是……余近洋发现秦飞身上也有酒气,于是他又心软地觉得,娱乐圈真不是一般人能混的地方,便善良地原谅了他。

  之后,他就看向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小笨蛋。

  小笨蛋侧身躺着,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蜷在毯子里。

  身上还穿着西装,头发也是吹上去的。由于睡着了,他的脸上没有平时气场外露时的表情,但大概是因为醉酒,有些蹙眉。

  余近洋顿了顿,慢慢伸出手,柔软的指肚抚上眉心,将那道浅浅的痕迹抚平了。

  ——没有人见过唐洵这个样子,他是第一个。

  板正的西装,职业的打扮,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要缩着睡觉。

  余近洋轻轻唤了他两声,人没醒,还不满意地动了动。

  于是余近洋放弃了将人唤醒的想法,去到洗手间里,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浸上热水,帮小笨蛋擦了脸。

  打理清楚后,他又将人抱到了卧室。

  ——唐洵很高,和他差不多高,但骨架又很小。

  余近洋抱着他的时候,甚至感觉没费什么力气,因为怀里的人只有小小一团,还很乖。

  余近洋帮他换下了板正的西装,又换上舒适的睡衣。

  ——余近洋发誓,他在帮他换衣服的时候,绝绝对对、完完全全是一个正人君子,没有想象任何龌龊的事情!

  只不过……他也是一个喜欢他的人。于是他多看了两眼对方胸口上的两点粉色、以及腰以下的弹性布料。

  ——余近洋再次发誓,只有两眼,多一眼都没有再看了!

  余近洋搂着怀里的人,满心希望自己能多给他一些温暖,同时,脑子里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几个小时前看到的旖旎风光。

  粉色的,像是……熟透的水蜜桃。

  怀里的人好像是清醒的,于是,余近洋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开始变色。

  水蜜桃的颜色看起来真的很可口,让人忍不住就想含在嘴里……

  如果,如果——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他,那也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忆那点桃粉色、以及,那一整个桃子……

  余近洋这样想着,便自顾自低了头,看向了怀里的人。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然后他就发现,怀里的人也在看他。

  余近洋不易察觉地挑了下眉毛。

  ——有那么一瞬间,他在唐洵的眼中发现了一点自己看不懂的神色,以至于他现在不确定,对方的酒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

  再然后,他就听到了怀里的人问他:“你在想什么?”

  余近洋:“……!”

  余近洋被人抓住了小尾巴,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两下,开始口是心非:“没——”

  下一秒,他就瞪大了眼睛。

  ——因为有人悄悄踮了脚尖,凑过来,碰到了他的嘴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