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20章 学霸的男朋友20
  进入十一月以后,天气冷得很快。又下了两场秋雨,温度就完全降下来了。

  到了月底,已经到要穿厚厚的外套,或者是羽绒服的地步。

  高二年级经历了期中考试,(1)班再次保住了实验班的荣耀,陆思意的成绩稳中有升,年级排名窜进了前三十,而顾畔仍旧是第一。

  班主任三虎对陆思意的进步很是惊讶,但惊讶没有持续多久,就演变成了经常在课上把他叫起来回答问题,为同学们做表率。再到后来,陆思意被包括爽姐在内的所有任课老师夸了个遍,并且应要求成为了“大家学习的典范”。

  ——于是,陆思意“闷声发大财”的计划宣告破产,他晕晕乎乎地摊了一天后,干脆对着顾畔有样学样,成为了高二(1)班第二个想让人暴打的对象。

  而陆思意和顾畔在学校里依旧保持着关系很好的同学模样,只有在回到了家,或者是说,在奶奶睡着了之后,他们才会彼此拥抱、接吻,又或者是不做这些事情,就只一人霸占着桌子的一侧,一起做题,或者是一起缩在床上,打游戏、玩手机。

  他通过写字挣到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笔钱,至少现在,不需要再去找萧缈赊账了。

  陆思意没事的时候,很喜欢靠在顾畔的身上。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靠在这人身上时,会有一种类似于泡热水澡的放松和安心。

  于是他靠人的时长就变得越来越多。

  而顾畔就不这样。他最喜欢啃自己,却又要顾及着不能啃出印子,很多时候都十分憋屈。

  于是顾总退而求其次,时不时就想拉拉小手。

  陆思意随着他拉,甚至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毕竟顾畔的手好看极了。

  而顾畔也履行了他在表白当晚的承诺,在除了陆思意之外的其他人面前,捡起智商的速度非常快——

  他死命地赖在了奶奶家,今天说要找周晓辉一起学习,明天又说家里的暖气坏了,冷。到了周末,他家的保姆又有了事情,没人给做饭吃……

  但好在,学霸将每一个借口都把握得刚刚好,来奶奶家的次数不会太频繁,理由也不是很虚假。一个月下来,奶奶在“小畔要来了,很高兴”和“小畔一个人在家,多孤单”之间摇摆不定,总觉得他过来睡觉的次数少了。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顾畔的父母也依旧会时不时打个电话过来。他们知道了儿子在班里交到一个好朋友,在他们不在国内的这段日子里,对方家里对顾畔很是照顾。

  顾畔的父母是明事理的人,于是陆思意经常就看到这样一种场景——

  顾畔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时不时地“嗯”一声。而手机那边会有一点点声音漏出来,是顾妈妈在叮嘱他不要太闹,不要影响老人休息,周末时要用零花钱承担买菜的任务,而在奶奶家的时候也要多帮忙做些事情,多关心帮助同学……

  顾妈妈会叮嘱很多事,于是到了后来,顾畔就干脆将手机按成免提,腾出两只手来做其他的,嘴上嗯嗯嗯知道了妈你放心。

  陆思意在一旁听着,有时候会止不住笑,顾总撂下电话后就会佯装生气地问他,是不是在嘲笑自己。

  ——陆思意哪里敢嘲笑学霸!

  他只是觉得,顾畔这人信用很好,答应家里的事情都会做到。他会帮奶奶做家务,也会帮他复习功课,甚至,关心同学都能给关心到床上。

  ——他破案了。

  在他和顾畔互相表明心意的那天晚上,他根本就不是在做梦,而是有人实打实地偷偷跑了过来,抱着他睡了一小会儿,在天亮后、奶奶起床前,又偷偷溜了回去。

  之后,每次顾畔留宿在奶奶家时,陆思意的被窝里就总是会多出一个人。

  而后来,这个人甚至调整了出现的时间,只为了能多抱他一会儿,便每天晚上调个闹钟,在午夜的时候钻进他的被窝,又在破晓之时偷偷回去,陆思意烦不胜烦。

  顾畔倒是不会做什么,仿佛只抱着他睡觉就很满足。而他如果从背后抱,就会把头埋在陆思意的颈窝里,从正面抱,陆思意的头就要埋在他的胸前。

  所以,直到陆思意有一天晚上睡着睡着,突然觉得呼吸不畅,醒了过来,才终于发现了顾畔的小秘密……

  在十一月的最后一天,一场小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十二月又悄然而至。

  下雪后的第二天是周末,顾畔在上午的时候又骑车过来了。

  只有早晚的温度到了零下,前一天下的小雪并没有留什么痕迹,连浸湿的道路都干了。顾畔来得很顺利,但也感觉外面很冷,小雪在蒸发或者升华的时候带走了更多温暖的空气,好像提醒着人们,冬天终于到了。

  顾畔摁响了家里的门铃,陆思意知道是他,在奶奶给分配“去开门”的任务之前就提前完成了工作。

  顾畔站在门口,车子支在一旁,脸上带笑地看着他,没有和平时一样直接推车进来。

  陆思意心中警铃大作:“……你干嘛?”

  顾畔又神神秘秘地看了他一眼,将右手从背后绕到面前,然后慢慢地张开手——

  在他带着手套的手心里,躺着一颗被捏得很圆的小雪球。

  陆思意:“……!”

  如果搁在以前,他肯定会残忍地表示,这真的好幼稚!

  但今天,陆思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句话,他的内心背叛了他:

  学霸一点都不幼稚,学霸可爱到令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送给你。”顾畔笑着和他说道。

  陆思意也笑了一下,伸出手,准备接过这个小礼物。

  然而还没有碰到那颗晶莹剔透的雪球,他的手就又被顾畔给拦了下来——

  “等下。”顾畔用左手拦住了他的手,又将拿着雪球的右手合拢,就这样虚虚地握着拳,之后,左手拉住右手手套的手腕处,将手套完全脱下来,翻了个过。

  雪球完全被手套给包住了。

  “这样拿着,不冷。”

  “……”

  陆思意小心接过了手套,如同那里面包裹了一颗价值连城的珍珠,而珍珠又被最最有名的艺术家雕刻成了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艺术品不艺术品的,陆思意不管。

  这是顾畔送给他的,比艺术品可值钱多了。

  “赶快进来。”他两只手抱着手套,看向顾畔,如同在看不令人省心的儿子,“外面冷。”

  “你从哪找的雪?”他又问道。

  顾畔将车子放在了靠近门口的小角落,又冲着窗外矮楼拐角处抬了抬头:“那边有一小块地方晒不到阳光,我骑车过来的时候,刚好发现还有一小滩没化完的积雪。”

  奶奶听见声音,从厨房里蹭了出来,手上还拿着正在择的菜。

  “小畔冷不冷?”奶奶问道。

  “不冷的。”顾畔笑着回,又将山地车前杠上挂着的小包裹拿下来,放进了厨房,“在路上买了土豆,还有王阿姨之前买的排骨。”

  “哎呀,你这孩子。”奶奶不高兴,“干嘛每次来都带东西,以后不许带了。”

  顾畔开始笑:“奶奶,我带的都是生的,得让您给做熟。”

  “就是。”陆思意开始帮腔,“可能只是大神想吃排骨了。”

  奶奶“啧”了一声,朝他挥手:“我看是你想吃了吧。”

  陆思意又往人身后躲:“我没有,真的!”

  他手里还拿着顾畔的手套和雪球,没有和奶奶贫嘴很长时间,笑闹了一会儿就回了屋,告诉奶奶说一会儿再去帮他做饭。

  然后,他坐在椅子上,把顾畔的手套翻过来,小雪球安安静静地躺在手心,陆思意又拿来一张白纸,将它放在了纸上。

  顾畔在一旁,举起手机拍了一张。

  陆思意扭头去看,顾畔又拿着手机,拍下了他手抚纸张,看向镜头的样子。

  “……”

  陆思意给了学霸一个“你幼稚”的眼神,又转了回来,也幼稚地摸了摸雪球。

  手上的触感凉凉的,但在有暖气的房间里又不觉得冰,就像是摸了一下学校里的小野猫湿湿的鼻子。

  屋子里很暖和,导致雪球最外面的一层已经融化掉了。陆思意看看手指,刚刚接触到雪球的指尖上挂了一颗小小的水珠,如同冬日里树枝上挂着的最好看的冰晶。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477zw.com

  “一会儿它就会化了。”陆思意默默道。

  顾畔也拉了椅子坐过来,笑:“以后还会下雪的,你还有。”

  陆思意心满意足,又觉得还不够满足,抿了抿嘴角:“但这个我也要保留下来。”

  顾畔挑了下眉毛,又看了看雪球底下垫着的那张纸。

  雪球本来就不大,在他们说话间,几乎已经化掉了一半。白纸上积出了一小片水渍,将纸面打皱了,而雪球留下的就只剩一小块半透明的冰。冰块不是规则的球形,但此刻却好像真的生出了艺术感,是冬日里暖阳的纪念。

  陆思意轻轻托着白纸,将它放在了暖气上。

  冰块融化的速度更快了。

  顾畔的嘴角翘了一下。

  ——他早就知道,小笨蛋是很聪明的。

  雪球会化掉,好看的冰会变成无色也无味的水,等水再蒸发了,就好像留不下任何痕迹。

  刚刚,他在楼脚处团雪球的时候,其实也没想让它留下痕迹。他只是觉得想团,小笨蛋可能会喜欢,想送给他,于是就抓了一把雪,摁出了一个小小的雪球。

  真的不大,但他很开心。

  但现在,雪球会留下痕迹。

  等冰块完全化掉,白纸又干透的时候,纸面上就会留下他刚刚揉雪球时,存于内心的希冀和盼望——

  他希望以后,很久很久,永远永远,小笨蛋都能像他团雪球时的那一刻一样,开心快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