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10章 学霸的男朋友10
  陆思意捏了捏巧克力——有点软了。

  大概是在衣兜里揣的时间有点长,巧克力沾上了顾畔的体温,被捂得有些化了。

  这样想着,他也就这样说了出来:

  “学霸,软了啊。”

  学霸没应声。他抬头看,感觉学霸的眼睛里射-出了寒芒,周围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几度,十月中旬的晚上变得和十二月中旬一样。

  陆思意:“……”

  他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学霸怎么能软呢?明明是巧克力软了。

  他并不知道顾畔能不能听懂这个略带成年色彩的语句含义,只当学霸以为,自己是在嫌弃他给的巧克力。

  ——那必然是不能嫌弃的。

  陆思意拨开巧克力的外包装,将里面那颗浅棕色的、甜甜的糖果放进了嘴里。

  小朋友喜欢吃甜食,顾畔连给他的巧克力都不是黑巧,而是牛奶味儿的。

  陆思意也喜欢吃甜食。

  他开心地嚼了嚼,感觉周围的空气终于没有那么冰冷了。

  他俩又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就回到了教室。

  陆思意这两天已经着手开始给自己补习了。先从数学开始,把周晓辉掌握得不是太牢靠的知识点夯实牢固。之后扩展到物理、化学。

  至于生物,周晓辉的成绩还行,不是什么大问题。

  陆思意扯了扯笔袋上的拉链,又换下一张草稿纸,继续演算三角函数。

  直到他又写满了半页草稿纸,题目还是没有算出来。

  “……”

  陆思意头疼,转了两下笔,没法像学霸那样在转笔中获得灵感,终于放弃,让笔自由落体来到桌面上。

  然后,他拿着卷子和草稿纸,转过了身。

  学霸好像已经做完了今天的数学卷子,又手痒痒地在草稿纸上画了个简易的老虎爪子。

  ——陆思意决定,就暂且叫它老虎爪子。

  顾畔从爪子上抬头,问他:“有事?”

  “……”

  陆思意:“有题不会。”

  不知道是不是这四个字让学霸的心里生出了一点成就感,陆思意确定,学霸此刻心情很好,甚至还在讲完题之后,给他做了个三角函数题目拓展。

  陆思意开心地算完了拓展题,再转回去,发现郑威偷偷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又悄声说:“多做题了还能这么开心,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周晓辉吗?”

  他又眨巴了下眼睛,拍拍胸脯:“等你以后要是也像大神一样发达了,可别忘了我这个曾经跟你患难与共的威威小弟。”

  “……”

  “你别贫。”陆思意抻出一张草稿纸,将顾畔给的题目抄了上去,“这题挺好的,给你做。”

  安静的自习课上,郑威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扰民哀嚎。

  整整一节晚自习,陆思意把作业干掉了大半,转头看看顾畔,这个神人已经全部写完了。

  但把成绩补上来非一日之功,陆思意并不在意——他总有一天可以和学霸并驾齐驱。

  并且,顾畔在给他讲完题后没多久,就把自己的练习册借给了他。练习册里面折了几个角,陆思意翻开,每一个折角的页面都有一道用红色水笔圈出题号的题。

  ——有了这几道题的加成,陆思意基本解决掉了周晓辉掌握不扎实的三角函数。

  于是陆思意心情很好地在晚自习结束后和学霸说了拜拜,又哼着小曲骑车回家,在路上思考了一下今晚的学习计划。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他刚一进家门,周亚军就给他抛过来了一个消息:

  “这周你别去奶奶家吃饭了。”

  陆思意:“?”

  育德中学的是周一到周五上课,周六自习、老师集中讲解问题、或者是考试。所以这样算下来,真正可以不用上学的时候只有周日。

  以前,周晓辉就是利用每周仅有的一个周日,去探望一下独自住在老小区里的奶奶,再和她吃上一顿午饭。

  而周亚军和刘露极少回去,他们有时可能会给老人家打个短暂的电话,或者是让周晓辉捎上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就算是“尽了孝心”。

  周晓辉心里明白,他的叔叔婶婶就是嫌麻烦,而周利军,也就是他的爸爸死了,他们就连装都不愿意再装。

  他们周末的时候可以去逛街、吃饭、买衣服、看电影,有时就逛到离市中心不远的小商品城,都不愿意多走两步,去看看满脸皱纹的奶奶。

  只是苦了老人家每次收到周晓辉捎来的东西时,脸上都笑呵呵的,还要为二儿子开脱:“哎呀,你叔叔忙。”

  忙个屁,早晨不知要睡到几点才起。

  陆思意把车子往储物间里推,一边走一边抬头问周亚军:“你们有别的安排?”

  “是啊。”周亚军嗑了个瓜子,将瓜子皮扔在茶几上,“要请一个老板的儿子吃饭,本来觉得你学习忙,就不带着你了。”

  周亚军又拿起一颗瓜子,嗑开:“但我又听说他和你是一个学校的,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啊,自成一体,叔叔和你婶又怕跟人家没话说,那多不好,是吧,礼节上咱们也得到位啊。”

  “你俩是同龄人,有话聊,免得你同学觉得尴尬。说得好的话,没准还能多交个朋友,多好的事情啊,对吧。”

  “……”

  陆思意听懂了周亚军的话外之意——

  “觉得你学习忙,不带你”,意思是:本来没想带着你。

  “叔叔和你婶怕和他没话说”,意思是:我俩怕说错话,巴结不上人家。

  “说得好的话,没准还能多交个朋友”,意思是:你跟人攀上关系,我们这边就好办了。

  当然,这段话还有另外一层隐藏的含义:这次的关系要是攀不上,那就全都是你的问题。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m.477zw.com

  ——这特么就是一场鸿门宴啊!

  陆思意将车子推进储物间,翻了个白眼。

  真不是他想泼冷水,你俩想巴结人家的爹,可是爹都没约出来,约了个儿子。

  这算什么事儿啊?傻子都知道结果是什么吧……

  但陆思意心里想着学习,不想和他俩吵。

  他从储物间里走出来,轻轻皱着眉毛,为难道:“可是……奶奶那边——”

  “我已经和奶奶说了。”周亚军打断了他的话,“你这周末别去了,下周再去。”

  “奶奶每次见了我都很开心的。”陆思意声音低低的,像是布满了阴霾、灰蒙蒙的天气,为这周不能见奶奶了而难过。

  “让你去你就去。”刘露不耐烦道,“哪来这么多叽叽歪歪,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带你出去吃好的,你还不满意。”

  “一看就是天天在学校里吃好的。”刘露转向了周亚军,打了他一下,让他不要把瓜子皮丢在茶几上,继续喋喋不休,“我就说别给他这么多钱,小孩子,拿到钱就都花了,一点都不知道存。”

  陆思意:“……”

  有一刻他真的很想与这两个人吵起来,但他还是忍住了。

  于是他又佩服了一遍周晓辉——

  能忍的人从始至终都没有与叔叔婶婶发生过哪怕一次、摆在明面上的争执。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去。”

  陆思意看着他们,很干脆地说道:“下个礼拜月考,我要好好复习。”

  似乎是没想到他能拒绝得这么干脆,或者是,他们根本就有没想到他会拒绝,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紧接着,刘露抬起了她涂着镶钻指甲油的手指,尖声叫道——

  “你这小兔崽子,存心和我们对着干,是吧?”刘露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周亚军,我早就说过,他欠教训了!”

  ——要是搁在周晓辉身上,陆思意想,他一定会——

  哦,他一定不会让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

  他在叔叔说完那一大段免责声明后,就该低下头说“好”了。

  但陆思意不是周晓辉。

  他看着那边被周亚军拉住的刘露,顿了顿,干脆不易察觉地捋了捋袖子,把手腕露了出来。

  大不了,大不了就打一架,然后他正好离开这个家,早些日子搬到奶奶那里去。

  但刘露被周亚军给拉住了。

  周亚军拽了拽刘露的手腕,刘露脾气不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周亚军。

  “晓辉啊。”周亚军松开了刘露,转向他,笑眯眯道,“你们的课业紧张吗?高二的课程都学完了吧,是不是马上就要开始学高三的课了?”

  陆思意的眼睛猛地眯了一下!

  周亚军是个小人——他早就知道。

  他是在威胁他。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

  高二的课程确实学完了,老师也带着复习巩固了一周。在这次月考之后,他们就要学习高三的课程了。

  而开始学高三的课程,就意味着要买高三的习题集。

  就意味着,要多一笔教辅类书籍的开销。

  而周晓辉没钱,他得从周亚军和刘露这里拿钱。

  陆思意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过了好久,还是没能说出“那是我爸妈的钱,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这种话。

  时机不好。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抬脚往自己的小屋子里走,边走边道:“我和你们去。”

  说完,他就关上了房间的门。

  然后,他听到门外先是沉默了一瞬,紧接着,刘露的尖声传了过来:“我早就说,他就是欠收拾!”

  “……”

  陆思意心里的火没下去,又被这句不长眼的话哗啦浇得窜高了两分。

  他卸下书包,将它扔在了地上,书包发出了“咚”的一声响。

  ——手机也在书包里。

  陆思意皱皱眉毛,将手机翻出来。

  还好,没坏。

  他将手机解锁,想找个人吐槽。在微信里翻了一圈,翻出了那个老虎爪子。

  ——“气死我了。”陆思意打字道。

  之后他又把这四个字给删了。

  这个开头不好。

  “我叔叔这周末不让我去看奶奶了。”

  ——也不行,听起来就很像抱怨,他怕学霸嫌烦。

  陆思意又删掉,犹豫着再次打了一行字,还是觉得不好。

  然而还没等他删完,学霸就给他发过来了消息——

  一个爪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