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满世界寻找失忆老攻[快穿] > 第1章 学霸的男朋友01
  清晨,校园里书声琅琅。

  陆思意将自行车停在班级的停车区,快速地锁好了车子,拎起书包,单手掼在肩上。

  他听着高三年级的读书声,快步走向教学楼。

  爬上四层,他进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级里。

  陆思意有点喘。

  ——这具身体的主人很瘦,应该是有些营养不良。

  他用手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走到自己的座位,把书包卸下来放在桌上,又从里面拿出了早自习要用的材料。

  高二年级的早自习比高三年级晚十分钟,现在,班里的同学还没有到齐。

  陆思意将书包放进桌肚,又遵循着原主的习惯,将材料在桌子上摆摆整齐。

  他的同桌还没有来,前后座分别来了一位,见了他也没什么表示。

  ——这具身体的原主,在班级里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

  陆思意是在昨天夜里穿越过来的。

  他醒来后就觉得浑身都是汗,不是燥热而冒出来的汗,而是身体发虚,冒出来的冷汗。

  陆思意顿了顿,强忍着胃里一阵一阵往上翻的恶心,撑直手臂,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很清楚,原主这是低血糖了。

  他无暇搜寻原主的记忆,只觉得那个所谓的“时空转换研究中心”的管理人员坑自己。

  兼职就兼职了,穿过来的第一个世界就给他分配了这么一个身体,说好的工作内容很轻松呢??

  他当时从床上翻下来,跌跌撞撞地往卧室门口走,一边顺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家里的冰箱,一边在脑子里想着,回去之后要让管理者给自己多加钱。

  原主的记忆给了他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他当时被带的手脚也放轻了许多,连低血糖导致的双腿发软、眼冒金星、需要扶着墙才能走路的身体都好像变轻了。

  以至于他溜出房门、走过客厅、来到餐厅的一路上,都像是一块没有感情、自行移动的棉花,没发出半点声音。

  等他轻手轻脚地拉开冰箱的门,却突然再次感觉到了身体里冒出的警觉和恐惧。

  陆思意皱皱眉毛,没有理会原主胆小如鼠的心理,从冰箱里顺了一块小面包和两块巧克力,又软绵绵地溜回房间,吃掉了。

  等他进食完成,摊在床上,终于有体力搜寻原主的记忆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原主,或者现在可以说是,他,可能惹上了大麻烦。

  陆思意:“……”

  这具身体的原主名叫周晓辉,是育德中学高二(1)班的一名学生。

  就如同他在班级里没什么存在感一样,他其实很希望,自己在家里,也没什么存在感。

  然而事实却经常不遂人愿。

  或者换句话说,周晓辉目前所在的这个“家”,并不是他原本的家。

  周晓辉的父母在两年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当时的周晓辉只有十四岁,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于是,他的叔叔,也就是他爸爸的弟弟,成为了他的监护人。

  从那之后,他就搬来了叔叔的家里。

  由于未成年,周晓辉也没有继承来的父母财产的支配权。以前属于他父母的一套房子,和一些存款,目前也掌握在叔叔和婶婶的手里。

  其实周晓辉心里面很清楚,叔叔和婶婶同意做他的监护人,也只是看中了他名下继承来的房子和财产。

  而周晓辉是一个很懦弱的人,所以,他在叔叔婶婶的家里过得并不好。

  十六岁,正是一个男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周晓辉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营养,只有每周末去奶奶家里吃的那一顿饭,才能放开胃口,吃得很饱。

  他的身体在抽条长高,却没有多余的能量分配给肌肉,所以他很瘦弱。

  陆思意躺在床上,举起手臂,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了看。

  形似麻杆,好像一掰就能折。

  “……”

  太瘦了。他默默想着。

  而他刚刚从冰箱里偷出来的一块小面包和两块巧克力,是平时借给周晓辉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明天一早,婶婶就会发现冰箱里少了东西。

  而后,是腥风血雨还是电闪雷鸣,陆思意不得而知。

  陆思意为原主的命运默哀了一会儿,而后翻了个身,抓起床脚的薄毯盖在身上,开始为自己焦虑。

  然而,还没等他焦虑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右腿,从小腿肚开始,一直到脚踝,好像有一根线抻着,痛感从零开始,迅速地往上加——

  很快,他感觉右腿的小腿肚不是自己的了。

  连带着整条腿都疼得不能多动了。

  陆思意在心里崩溃,他低血糖刚好,腿又抽筋了!

  他慢慢勾起了自己的右脚,缓了好一会儿,终于感觉右腿回来了。

  他慢慢地把右脚又放回原位,之后蜷起身体,自暴自弃地睡了过去……

  今天一早,陆思意听着叔叔婶婶那屋刚刚有动静,就立刻翻身下床,拎起自己的书包,一溜烟出了门。

  ——管它是腥风血雨还是电闪雷鸣,能躲一时是一时,等他晚上回来再说吧!

  在街上骑车转悠了一会儿,他用上周奶奶偷偷塞过来的一点零花钱买了个包子,吃完后,陆思意数着自己兜里所剩无几的存款,没舍得再买杯豆浆。

  教室里打铃了,高二年级的早自习开始。

  周晓辉的同桌也来了,是一个长得憨憨的男生,身材有点胖。

  陆思意知道,他叫郑威,是高二(1)班里唯一一个和周晓辉比较熟的人。

  语文课代表在讲台上领读古文,班里跟读的声音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在认真读,大家都在补数学作业。

  郑威也在一旁戳他胳膊肘:“晓辉,你最后一道题做出来了没有?”

  “给我看看。”

  昨天的数学作业留难了,最后一道大题周晓辉抓耳挠腮了半个小时,最后放弃了,也打算今天抄别人的。

  而今天早晨,还在家里的时候,陆思意还特意又翻出来看了看。

  他没有抓耳挠腮半小时,仅仅过了半分钟,他就又把卷子塞回了书包里。

  不会就是不会!他高中毕业八年了,谁还记得这种数学题怎么做?

  他如实和郑威说“没有”,之后又遵循周晓辉的习惯,向郑威展示了一下他那半页一片空白的卷子。

  郑威叹了一口气,拍拍他肩膀:“等着,威哥帮你找答案!”

  之后,威哥伸着脖子开始搜寻前桌。

  教室前面“啪”的一声巨响,语文课代表把课本摔在了讲台上。

  “大家都认真一点!早自习呢,说什么话啊?”

  班上的窃窃私语声小了大半,但很快,又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代替了。

  ——第一排的数学课代表正在喝牛奶,他被吓得呛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课代表脸红到了耳根,讲台下的数学课代表的同桌死命地拍着正在咳嗽的可怜人的后背,又眼疾手快地把他手里的一盒牛奶拿走,防止被泼了。

  牛奶被放在了桌子的另一角,同桌想了想,又从数学课代表的桌子底下,把昨天的数学作业给抽了出来……

  班上的同学憋笑憋得很辛苦。

  比如,郑威同学憋的肩膀都在抖,大脑袋都要埋进语文课本里了。

  陆思意没管郑鸵鸟,他的眼睛盯着数学课代表桌上的那盒牛奶。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应该喝点奶,补补钙,慰劳一下昨晚和他抗议过的右腿。

  这样想着,他就开始在脑子里大声喊坑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罪魁祸首:

  “萧缈,你在吗?”

  “萧缈??”

  “在呢在呢!”

  陆思意眨了下眼睛,没皮没脸:“作为系统,你能给我点钱吗?”

  萧缈:“?”

  “你看,周晓辉瘦得要在脖子上挂一块砖头,不然风一吹就跑了。他还营养不良、低血糖,昨晚腿还抽筋了。他需要补充营养,手里又没钱,今天早上连一杯豆浆都没舍得买。”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477zw.com

  “作为系统,你要保证宿主的身体健康,所以……你给我点钱?”

  萧缈的声音很无奈:“陆先生,首先,在下不是系统,其次,您也不是宿主。”

  “我们之间,是时空转换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和志愿者的关系。”

  “请您发散思维,不要局限在看过的小说中哦。”

  陆思意:“……”

  “我不管。”陆思意开始撒泼,“反正你们要保证我的健康,不然任务完不成了——”

  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

  “……你在喝什么?”

  “牛奶。”萧缈道。

  “……”

  陆思意:“老子也想喝牛奶。”

  “这样吧。”萧缈似乎是放下了牛奶,“我们是可以赊账的,您可以预支一部分兼职工资,作为这具身体的额外营养费。”

  陆思意:“……”

  “我再给您打八折,也就是说,您在这个世界的账上每增加一百元人民币,最终到手的工资里面只扣八十。这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大利益啦。”

  “而且,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里物价不一样。我们那里一盒特仑苏要七块,这边只要四块钱。所以,您如果只喝牛奶的话,一百块能花很久的。”

  “……”

  陆思意:“我不要一百,你先给我五十。”

  他也不喝特仑苏,省着点,喝袋装就好。

  “……您到底是有多穷。”

  “你没当过社畜吗?”

  萧缈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道:“我把钱放在楼下自动售货机后面了,和墙之间有一条缝,您手臂细,可以伸进去。”

  陆思意:“……谢谢哦。”

  他看了看讲台上依旧在领读的语文课代表,又将目光移动到黑板上面的挂钟上,心里想着,是现在就溜出去拿钱呢,还是等五分钟后,早自习结束了再去拿呢?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477zw.com

  陆思意还在心里寻思,却感觉到肩膀冷不丁被人敲了一下。

  不重,但敲人肩膀很烦。

  他扭过头去,发现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被修剪得圆润好看,透着健康的光泽。

  ……哦,好看也不能掩盖是一只罪魁祸手的事实。

  手的主人将手往上抬了抬,也很不耐烦:“看什么看,有橡皮吗?借一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